工作邮箱: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建设要闻
用生命之歌奏响贫困群众安居梦
——追记云南省泸水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扶贫干部高子金

  2020年10月8日,在国庆中秋双节举国欢庆、万家团圆的日子里,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扶贫干部高子金仍然奔走在鲁掌镇子克村崎岖的山路和农舍间,逐户逐房核查验收农村住房保障情况。

  当天12时58分,在核查完36家农户,进入37家农户的山路上,高子金突然朝后摔倒,昏迷不醒。经抢救无效,带着他未尽的事业和牵挂,永远离开了热爱的岗位、眷念的亲人、同事和战友,生命定格在51岁。

  “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他最大的心愿”

  “没有安全的住房,就不能算过上好日子。”高子金的这句话,大兴地镇鲁奎地村红卫一组村民英玉华一直记在心里。

  2016年3月,高子金作为泸水市第一批驻村工作队队员,进驻鲁奎地村开展驻村帮扶工作。英玉华是高子金的挂联户,住着篱笆为墙石棉瓦为顶的破房子,跑风漏雨,人蓄混居,生活艰难。高子金多次家访,帮英玉华建起了安全稳固的木板房,一起谋划核桃、花椒种植和养殖业发展。

  “牛圈、猪圈都是高子金同志帮助设计的,说是要人蓄分离。” 英玉华说,现在他牛也养起来了,核桃也挂果了,生活越来越像个样。

  “他是个大好人,对老百姓最好,我们有什么困难,哪怕是一点点小事,他都放在心上。”说起高子金,英玉华眼眶湿润。今年春节,他的小儿子夜里发高烧,六神无主的英玉华给高子金打电话,已到称杆乡驻村的高子金让英玉华把孩子送来州人民医院,自己提前去医院挂号,忙前忙后,一直到孩子退烧了才回家。

  2016年的鲁奎地村,26个村民小组有13个小组不通公路。高子金和同事们每天步行十公里以上,进组入户,调查村情,进行精准识别,采集数据。

  作为一名建设工程专业技术专家,高子金主要负责村里的农危改指导帮扶工作。每天,他都抽时间到群众家实地查看住房情况,坐在庭院,摊开笔记本,现场绘制施工图纸和制定加固改造“一户一方案”。

  村民茶珍文居住在一间漏风又漏雨的木板房中,被鉴定为D级危房。高子金绘制了施工图纸,指导工人拆除重建按图施工,一有时间就到施工现场监督,充当施工员、质检员、安全员和预算员等不同角色。

  “工作最认真了。四五天就来看一次,空心砖给硬?沙石料给好?每一项都细细看。”茶珍文说。

  高子金的挂联户李学昌72岁的妈妈身患血压高,他记在心上,时不时托人买药带给老人。中秋节,高子金冒雨赶到鲁奎地,给老人送去月饼和药,嘘寒问暖。老人不相信,这个总来家里看她、关心她的扶贫干部就这样走了。

  “临走,他叮嘱我好好保重身体,好日子还在后头。”李学昌的妈妈说,新房子是高子金带人给她修的,庭院杂乱也是高子金帮忙打整的。

  “高子金同志责任心极强,良心好。”鲁奎地村村委会副主任李贵林说,2018年,高子金离开鲁奎地村到称杆乡,但心系鲁奎地村民,牵挂着他的挂联户,定期不定期回来,解决些急难愁盼的问题。“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他最大的心愿。”

  “要向党、向人民交硬账”

  随着全市脱贫攻坚“攻城拔寨”全面总攻序幕的拉开,专业技术过硬、责任心强的高子金被任命为泸水市脱贫攻坚行业部门专家,派驻称杆乡负责推进和指导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工作。

  “屋顶木板盖,四周竹篱围,固定不铆钉,牵连不扣榫。每到雨季,‘天上下大雨,屋内飘小雨’。”这是称杆乡当时农村住房安全隐患及抗御自然灾害能力弱的真实写照。

  为了摸清全乡农危改农户底数,入驻称杆乡第二天起,高子金与乡干部进山入户,对11个村委会、138个自然村、208个村民小组3229户进行房屋安全认定。

  高子金和队友们跨江越涧,爬深山,入庭院。打地铺,睡火塘边,挨家挨户调查摸底,一双解放鞋穿不到一个月就烂了。

  “老高做事很较真。跟他干事,压力大、任务重,非常累、非常苦,但很值得,学到很多东西。”一直与跟高子金一起负责农危改的称杆乡项目办工作人员胡和益回忆起入户调查的经历仍旧记忆犹新。“每天基本上是八九点才往回赶,返回的路上崴脚、磕破膝盖那是常有的事。”

  苦战了三个月后,称杆乡精准锁定农危改存量1576户。高子金会同乡项目办、村委会及农村工匠,走村入户逐户编制C、D级加固改造“一户一方案”和预算,因户施策确定了技术方案。刚开始,很多老百姓对农危改带有抵触情绪。高子金与乡村干部逐家逐户地做思想工作,带着农户参观改造好的房子。有空就到群众家里拉家常,有时还下地帮干农活,帮助贫困户在建房选址、土地协调等事项上拿主意、做规划,找工匠、订材料、帮助做预算,有时帮助垫付材料款,从而使贫困户愿意修新居、能够修新居。

  “只要我们捧着一颗心去,把群众当亲人,把国家好政策讲清讲透,真心帮扶,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高子金经常这么说,也这么做。杨文生家新房修好了,高子金帮助搬家具、收拾屋子,改善居住环境。“房子新,环境也要新。等你把新家打整好,我再来看。”

  “多好的干部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听到高子金去世的消息,杨文生悲伤的泪花在眼圈里打转,“为了我们家危房改造的事,他多次来家里。谁曾想,我们家的房子修盖好了,他却再也来不了了.........”

  在具体施工过程中,高子金严把施工质量关,决不允许施工业主在任何施工环节出现任何瑕疵。

  “老高工作起来不要命,什么事都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每一户都要合乎技术标准。”称杆乡农危改施工队长祝玉荣对高子金工作中的严要求印象深刻。

  有一次,一家房屋的钢架焊接点有一点小问题,高子金发现后,立即要求祝玉荣返工。祝玉荣说,“这个小焊点,不影响房屋整体安全,不需要再重修吧?”高子金说,“国家花这么多钱,给老百姓盖安居房,任何隐患也不能有。我们要向党向人民交硬账。”

  “他的心,永远是工作第一,群众利益第一。这样的干部,老百姓最喜欢。”胡和益说,“高大哥为人坦诚、正直,时刻不忘关心、提点同事,专业技能精湛,做事务实,有较高的职业素养,从不在工作上推诿扯皮不服从安排。他不仅是我最亲密的战友,更是我挚亲挚爱至敬的好同事、好导师、好大哥,他永远活在我们住建弟兄的身边,不曾离开”。

  高子金生前的同事何智伟喉咙哽咽着回忆:称杆乡山高坡陡谷深,交通通达能力差。是脱贫攻坚的“上岗岭”。高子金业务精、有担当、能吃苦,市农危改办才选派他到称杆乡“啃”农危改这块“硬骨头”。

  何智伟说,2017年脱贫攻坚以来,按照国家三年脱贫攻坚的统一安排部署,泸水市成立了农村危房改造技术指导专家组。高子金作为专家组主要骨干,主导编制了《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实施方案》《泸水市“4类重点对象”农村危房改造工作指南(试行)》《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项目操作指南》《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项目农户“一户一档”痕迹资料审批流程》《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项目“报账”资料目录》《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技术方案》《泸水市“4类重点对象”农村危房改造项目C级危房加固改造清单指导价》及《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档案管理统一模板》等政策和技术文件,为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项目有序推进奠定了政策、技术、组织和措施保证。目前,称杆乡1576户存量危房已全部竣工验收达标入住,全乡100%贫困群众如期实现了住房安全有保障目标,高子金圆满完成了市农危改办交待给他的光荣任务,顺利向党、向称杆乡人民交上了住房保障这本“硬账”。

  “他是家里的天与地”

  高子金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其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单位,儿子2020年才大学毕业,全家的经济支出全靠高子金一人微薄的工资收入。妻子2019年身患急性化脓性胆管炎、胆囊结合伴急性化脓性胆囊炎到昆明医治后,现在还需定期到医院辅助治疗,老岳父身患前列腺癌7年多全靠高子金一家人照顾,本身就经济拮据的家庭负担更重。但家里再多困难高子金从未带到工作上,从未在单位领导面前诉苦或请求帮助,他用男人的硬肩膀默默支撑起家庭的这片天。从2016年3月至今,高子金一心投入在自己热爱的脱贫攻坚工作上,把全部的经历都留给了扶贫工作。

  四年来,夫妻聚少散多,每年就回10多次家,连一起吃顿饭、一起逛逛街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10月8日清晨7时,等妻子李晓兰醒来,高子金已在电脑前赶着整理材料。“昨晚太累了,没有完成材料上报工作。”洗了一个头,高子金拿上文件夹,急匆匆往外赶,没像往常一样拥抱妻子。听到关门声,正在洗脸的李晓兰赶紧追出去,丈夫已走到楼梯转弯处,只看到急匆匆行走的背影。

  10月8日14时52分噩耗传来,“子金,醒醒,子金,醒醒。”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的李晓兰高声的呼唤,却再也接收不到那熟悉的回音。“他太累了,只是再睡一会儿……”抱着丈夫冰冷的身体,李晓兰久久不愿放手。心,一寸寸在撕裂, 痛彻心扉。“来世,我仍然做你的妻子。”离别之际,李晓兰给丈夫最后一个拥抱。“但愿在另一个世纪里,你不要太劳累。”高子金是她的天,高子金是她的地。如今,天塌了,地没了。这是泸水最悲伤的秋天,层林尽染,江河呜咽……

  “用生命之歌奏响贫困群众安居梦”

  9月10日,泸水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开展农村危房改造“百日攻坚”收官核验工作。高子金作为专家,与其他9名专家分成10个小组,在一个多月里负责完成全市71村35991户住房保障核查验收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人手少。早出晚归、吃饭不定时、超负荷工作已成常态。国庆、中秋节,高子金都忙着整理内业,10月3日开始进村入户,核查验收。10月8日,连续下沉村组27天的高子金,又赶往鲁掌村小河组、子克村。12时30分许,子克村37户需要验收农户只剩下一家了。

  “老高,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再去核查最后一家了。”同行的鲁掌镇项目办主任祝庆华提议。“下午还得去三岔河村呢!一口气干完再吃饭。”高子金说。

  12时58分,在赶往第37户的山道上,走在最前面的祝庆华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响,回头一看,高子金仰面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他当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手却紧紧地抱着写有房屋核查数据、情况的写字夹本。”祝庆华泣不成声。

  “他太累了,长时间、超负荷工作,铁打的身体也会垮的。若他休息一两天,也许不会出事。”听到高子金出事的消息,正在半山村核查的同事那正文嚎啕大哭,“他把生命的最后一刻留给了完成好当天最后一户住房核验工作上。”

  高子金走了,再也没有回头。身后,峡谷两岸,村村寨寨新房林立,汽笛声声。高子金走了,再也没有回头,思念,却在离别之后,永远萦绕在人们的心头。

  10月13日,那正文和同事们的身影又出现在大兴地镇鲁奎地村蜿蜒的山路上。在那正文和战友们的心里,擦干眼泪,足行高山深谷,接力前行,把高子金没有做完的事做好,让家家户户住上安全稳固的住房,过上好日子,就是对高子金最好的思念。

  自泸水市农村危房改造“百日攻坚”核验工作开展以来,高子金没日没夜持续奋战在核查验收一线。完成了73个自然村(组)2612户住房安全核验任务,用生命之歌奏响贫困群众的安居梦。

  高子金同志因公献出了宝贵生命。2020年10月12日中共怒江州委、怒江州人民政府追授他为2020年脱贫攻坚扶贫先进工作者。

摘自 《经济日报》 2020.10.14 亢舒 通讯员 何智伟

    版权信息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三里河路9号
    承办单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信息中心
    邮编:100835